王娡

编辑:头上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2-21 10:32:45
编辑 锁定
同义词 王夫人(汉景帝孝景皇后)一般指王娡
孝景皇后王娡(?-前126年),为汉景帝第二任皇后,汉武帝生母。王皇后是槐里(今陕西兴平)人,母臧儿燕王臧荼孙女,父为槐里人王仲[1] 
王娡先是嫁于金王孙,并生有一女,之后,被母亲送入皇太子宫,为刘启生下三女一子,其子即为汉武帝刘彻
其名“”,始见于唐朝的司马贞所著的《史记索隐》。[2] 
史记》和《汉书》均记载了王皇后的生平,但王皇后的名字却是出自唐代司马贞所著《史记索隐[3] 金屋藏娇的故事则出于志怪小说《汉武故事[4] 
概述内图片来源[5] 
本    名
王娡
别    称
王皇后、王太后
所处时代
西汉
民族族群
汉人
出生地
槐里
去世时间
前126年
主要成就
辅助儿子刘彻登上太子位
职    业
美人、皇后、皇太后
谥    号
孝景皇后
陵    墓
阳陵

王娡人物生平

编辑

王娡早年经历

王氏,单名娡,也是名门之后。父亲是普通人,但是母亲臧儿是汉初的名门之后。霸王项羽在分封十八路诸侯王时,就曾经封过一个燕王臧荼,而臧儿正是臧荼的亲孙女。虽然贵为燕王的亲孙女,但到臧儿成年之时,臧
蒋依依饰演幼年王娡 蒋依依饰演幼年王娡
家却早已家道中落,后来臧儿嫁给槐里的平民王仲为妻,生一子名叫王信,还有两个女儿,长女王娡,次女王皃姁。王仲死后,臧儿又改嫁给长陵田氏,生两子田蚡田胜[1] 
王娡刚成年时,就在其母臧儿的主持下,嫁到一户普通农家金王孙家里,没过多久,王娡便生了大女儿金俗
王娡的母亲臧儿找相士姚翁为自己和的子女相面时,姚翁告诉臧儿:”王娡是大贵之人,会生下天子“。臧儿听完之后很是高兴,王娡对此也表示要尽力一试。臧儿就把王娡从金王孙家中强行接回来。金王孙很是愤怒,不肯和妻子王娡断绝关系,臧儿于是托了很多的关系把王娡送进了太子宫。王娡得宠之后,又向太子刘启夸赞胞妹儿姁的美艳,不久儿姁也进入了太子府。[7-8] 

王娡入宫伴驾

当时的皇太子刘启对王娡很是宠爱,封其为美人。王娡共生下了三女一子。王夫人怀着刘彻的时候,梦到一轮太阳扑入腹中,就把这件事告诉给太子刘启,太子说:“这是贵显的征兆。”孩子还没有出世,文帝去世,太子刘启即位,是为汉景帝。景帝即位当年,王夫人生下皇十子刘彻。[9] 
从汉景帝宫中女性的封号和生子状况来看,生了三女一男的王娡王夫人和生了四男的王皃姁小王夫人非常得宠。而其他为汉景帝生儿育女的女性大多年纪已大,事实上,景帝自第十子刘彻之后,为景帝诞下皇子的,只有两位王夫人。
另外,除了两位王夫人和另一位诞下两位皇子的贾夫人之外,其他女性,包括景帝长子生母在内的栗姬,在史书上的称呼都是“”,当时并没有“姬”这一封号,被称为“姬”的女性都是封号良人及良人之下的等级。[10] 
而王娡不仅有宠于景帝,在窦太后处亦颇得亲幸。当时因梁王刘武派人刺杀爰盎一事,梁王害怕被景帝诛杀,请托邹阳解决此事。邹阳最终请见王夫人的兄长王信,说:“我私下听说您的妹妹在宫中很受皇上的宠幸,天下没有比她更受宠爱的了,而您的行为则有很多不检点的地方。现在朝廷正全力追查爰盎遇刺一案,梁王恐怕因罪被杀。如果这样的话,太后就会愤懑悲伤,怒气没处发泄,将会咬牙切齿、横眉竖目地拿贵幸的大臣开刀。我恐怕您的处境很危险,暗暗为您担心。”并为王信谋划说:“您如果能巧妙地劝说皇上,使他不要把梁国的事穷追到底,您必然能与太后结下恩德。太后刻骨铭心地感激您,您的妹妹又受到皇上和太后的宠爱,您的尊贵的地位就会像金城一样稳固。”于是王信寻找机会进宫劝说皇帝。梁王终于没被查办治罪。[11] 

王娡政治联姻

因刘彻自幼聪明伶俐,颇受汉景帝喜爱。前元四年(公元前153年),景帝竟打破太子与他子不能同年而封的旧例,于夏四月己巳日,立长子刘荣为太子,立刘彻为胶东王[12]  。当时刘荣已年满十八岁却尚未婚配,汉景帝的姐姐馆陶公主刘嫖希望自己的女儿能成为皇后,就想把女儿嫁给太子刘荣。不料刘荣生母栗姬因厌恶馆陶公主屡次给景帝进献美女而拒绝这桩婚事,刘嫖十分恼火。于是,馆陶公主看上了“梦日入怀”而生的胶东王,想把女儿嫁给时年四岁的刘彻,王夫人同意了这桩婚事。[13-14] 
志怪小说汉武故事》根据这一史实讲述了一个美好的故事:“金屋藏娇”。[4] 

王娡立子立后

长公主刘嫖为栗姬拒婚而生气,就常常在景帝面前讲栗姬的谗言:“栗姬和各位贵夫人及宠姬聚会,常常让侍从在他们背后吐口水诅咒,施用妖邪惑人的媚道之术。”景帝听后,对栗姬生出厌恶之心,但是因为以往和栗姬感情深厚,仍旧存有善念。[15] 
后来,景帝曾有一次身体不好,心中不乐,就把已封王的儿子们都托付给栗姬,对他说:“我百岁之后,你要好好照顾他们。”栗姬生气,不肯答应,并且出言不逊。景帝心里十分不满,只是没有发作。[16] 
在此之后,刘嫖不时在景帝面前说栗姬的坏话外加称赞王夫人的儿子。景帝自己也认为刘彻德才兼备,而且又有从前他母亲梦日入怀的祥兆,但尚未下定决心废长立幼。[17] 
李建群版王娡 李建群版王娡
王夫人知道景帝恼怒栗姬,但要废掉太子,还需要时机合适。立太子两年后,前元六年(公元前151年)秋九月,无子无宠的薄皇后被废[19] 
四个月后,前元七年(公元前150年)春正月[20]  ,王娡暗中派人催促大臣奏请立栗姬为皇后。大行上奏:“子以母贵,母以子贵。今太子母号宜为皇后。”景帝大怒:“这是你应该说的话吗!”遂下令诛杀大行,又废掉太子刘荣为临江王,栗姬更加恼怒,又不能被皇帝召见,因此忧惧而死。[21] 
同年夏四月乙巳日,王娡被立为皇后,同月丁巳日,七岁的刘彻被立为太子。[22] 

王娡太后之威

编辑
王娡被册封为皇后以后,兄长王信被封为盖侯[23]  。王皇后的三个女儿,长女平阳公主先后嫁了平阳侯曹寿(曹时)、汝阴侯夏侯颇元鼎年间平阳公主又嫁给大将军卫青[24]  次女南宫公主先后嫁了南宫侯张坐和耏申[25]  ;小女隆虑公主嫁给刘嫖的儿子隆虑侯陈蟜
王娡做了九年皇后,后元三年(公元前141年)正月,景帝去逝[26]  。甲子日,王娡之子、太子刘彻即皇帝位,刘彻尊其祖母窦氏为太皇太后,尊其母王氏为皇太后[27]  三月,武帝又尊外祖母臧儿为平原君。王太后同母异父的两位弟弟也分别封侯,田蚡为武安侯,田胜为周阳侯。[28] 

王娡扶持田蚡

武帝初即位,商量着要设丞相太尉。田蚡的宾客游说田蚣说:“魏其侯(窦婴)显贵已经很久了,天下的人才一向归附他;将军您刚刚贵盛,不能和魏其侯相比。即使皇上有意用将军为丞相,将军一定要把相位让给魏其侯。魏其侯当了丞相,将军一定做太尉。太尉和丞相的尊贵地位程度是一样的,将军既得了太尉,又有了让相位给贤者的好名声。”于是田蚡私自向王太后透露心事,请太后向皇上暗示,最终武帝以窦婴为丞相,田蚡作太尉。[29] 
建元二年,淮南王刘安来朝,当时田蚡为太尉,到霸上迎接淮南王,对刘安说:“皇帝现在还没有太子,大王您最英明,又是高祖的孙子,一旦皇帝去世,不是由您淮南王来继承帝位,还应当是谁呢!”淮南王听了大为高兴,送给田蚡许多金银财物,暗中结交宾客,安抚百姓,谋划叛逆之事。[30] 
窦婴和田蚡都喜好儒术,因此推举赵绾为御史大夫,王臧为郎中令。他们把鲁国的申公迎到京师来,准备设立明堂。太皇太后窦氏爱好黄老学术,可是窦婴、田蚡、赵绾等人却一意推尊儒术,贬低道家的学说;此外,他们还检举诸窦和宗室子孙,将品行不端者一律从宗谱上除籍,又让诸侯回到他们各自的封地。这时身为外戚的列侯多娶公主为妻,都不愿回到封地,因此诽谤窦婴等人的言语天天传到窦氏耳中,太皇太后对窦婴等人也愈来愈不满意。到了建元二年,御史大夫赵绾不想让太皇太后干预政事,所以请求皇上今后不必对窦氏奏事。太皇太后知道后大怒,将赵绾、王臧等人罢免驱逐,并且免去窦婴的相职和田蚡的太尉职务。从此以后,窦婴和田蚡只以列侯的身份在家闲居。[31] 
武安侯田蚡虽然不担任官职,但因为王太后的关系,仍然受到皇上的宠幸。田蚡屡次议论政事,大多数被采纳而生效,那些趋炎附势的官吏和士人,都离开了窦婴而归附田蚡。田蚡于是一天比一天骄横。[32] 
建元六年,窦太后去世,丞相许昌、御史大夫庄青翟因为没把丧事办好,都被免官。武帝因此任用田蚡为丞相,于是天下的士人、郡国的官吏和诸侯王,更加依附武安侯田蚡了。[33]  田蚡为人相貌丑陋,生性自视甚为尊贵。他认为当时的诸侯王都比较年长,皇帝年纪很轻又刚即位,他自己以皇帝至亲的身份担任丞相,如果不彻底地整顿一番,用礼法来约束诸侯王们,天下人是不会服贴的。在那个时候,田蚡入内奏事,往往一坐就是大半天,他所提的意见武帝一概接受。他所推荐的人,有的才起家就到二千石的职位,他的权力几乎超过了武帝。武帝于是说:“君要任用的官吏够了吗?我也想委任官吏呢。”有一次,田蚡向皇上请求拨划考工室的官地供他扩建私宅之用,武帝大怒,对他说:“你何不也把我的武库一齐取走呢?”从这以后,田蚡收敛了许多。[34] 
元光四年夏天,丞相田蚡娶燕王的女儿为夫人。王太后欲贵其家,下了诏令要列侯及宗室都前往道贺。[35] 
酒席上灌夫与田蚡争执起来,灌夫遂被扣押。窦婴为救灌夫,瞒着家人私自出来上书给皇帝。武帝看了窦婴的奏书后召见窦婴,窦婴就把灌夫因为在席上醉酒失言的情况详细说了一遍,认为这只是饮酒过度的小事,不值得用极刑。武帝同意他的看法,便赐窦婴一同吃饭,对他说:“你到东朝太后那里当廷申辩吧。”[36]  廷辩之日,窦婴田蚡相互检举对方,武帝问朝臣窦婴与田蚡二人谁是谁非,内史郑当时与主爵都尉汲黯都以窦婴所说为是,郑当时及其余的人却都不敢答对皇帝。武帝对内史发怒说,“你平时屡次议论魏其侯和武安侯两人的长短优劣,今天廷辩,你却畏缩的像那驾在车辕下面的马一般,不敢明白地表示自己的意见。我要把这一班人一并杀了。”于是皇帝罢朝起身,入内侍奉太后进餐。[37] 
王太后也已经派人上朝探听消息,那些探听的人便把廷辩的经过详细向太后报告。太后生了气,不进饮食,说:“现在我还活着,别人已经在作践我的兄弟;假若我死了之后,我的兄弟就成了任人宰割的鱼肉了!况且皇帝怎能像石人一样自己不作主张呢?现在幸亏皇帝还在,这班大臣就只知随声附和;假设皇帝百岁以后,这班人还靠得住吗?”皇帝表示歉意说:“魏其侯和武安侯两家都是外戚,所以在朝廷上进行辩论;要不然的话,只要一个狱吏就可以解决了。”[38] 
元光五年十月,灌夫和他的家属全被定罪。十二月,窦婴弃市渭城。元光六年,田蚡病逝。[39] 
后来淮南王刘安谋反的事被发觉了。皇帝自从窦婴、灌夫的事发生以后,就不以田蚡的举动为意,只是碍着太后的缘故,容忍了下来。等到皇帝听到了田蚡和淮南王勾结以及接受淮南王钱财的事件,就说:“假使武安侯还在的话,也该灭族了。”[40] 

王娡诛杀韩嫣

韩嫣,字王孙,弓高侯韩颓当的孙子。武帝幼年为胶东王时,韩嫣与武帝学书相爱。待到武帝成为太子,就对韩嫣更亲近了。韩嫣擅长骑马射箭,为人聪慧。武帝即位后,欲讨伐胡人,由于韩嫣以前学习过军事,因此武帝更宠信他,韩嫣更加尊贵,后来官至上大夫,受的赏赐可与邓通相比。[41] 
开始,韩嫣常与武帝同卧同起。有一次江都王刘非前来朝见皇帝,跟随武帝在上林苑中打猎,皇帝的车驾还未出发,先派韩嫣乘坐副车,带领近百骑士前去查看野兽。当时江都王远远看见,以为天子已到,避去跟随韩嫣过来的人,跪拜在路旁,谁知韩嫣竟然没看见,一下子冲过去了。江都王因此大怒,对着皇太后哭泣,要求把爵位还给皇上,自己也去担任宫卫,和韩嫣相比。王太后听说此事,从此对韩嫣怀恨在心。[42] 
韩嫣侍奉武帝,出入永巷无所阻拦,因为奸情传到太后耳中。太后大怒,派人赐韩嫣死。武帝亲自替韩嫣说情,但太后主意已定,韩嫣遂死。[43] 

王娡威迫微行

在建元三年,汉武帝开始微服出行,北至池阳宫,西至黄山宫,南到长杨宫,东游宜春宫。微服出行常常在每年新酒酿成、宗庙饮酌完毕的时候。八九月间,武帝与随从的侍中、常侍、武骑,以及待诏陇西郡、北地郡能骑善射的良家子约定在殿门等候,所以从这时开始有了“期门”的称号。武帝微服出行在夜漏下了十刻才出发,常常假称是平阳侯曹寿。[44] 
开始的时候,武帝深夜出宫,次日傍晚返回,后来就携带五天的食品,到第五天该去长信宫谒见太后时才回京。武帝十分喜欢这种微服出游射猎。此后,终南山下的老百姓才知道是皇帝经常微服出来射猎,但武帝还有些迫于太后的压力,不敢远行。[45] 
后来武帝认为路远劳苦,会被老百姓厌恨,于是派太中大夫吾丘寿王和两个懂算术的待诏,将阿城以南,盩厔以东,宜春宫以西地区,总计其中农田顷亩数,及农田折合的价值编为簿册,置建上林苑,让它和终南山相连[46]  。最终修建了上林苑[47] 

王娡赐金卫青

汉代以孝治天下,“汉家旧典,尊崇母氏”。而武帝时卫皇后的弟弟卫青荣耀胜过了王太后的兄长盖侯[48]  ,对此王太后却并不在意,仍对卫青予以赏赐。
淮南王刘安阴谋叛乱,伍被多次私下劝谏。有一次刘安召见伍被问:“山东如果发生变乱,汉朝一定派大将军卫青率兵控制山东,您觉得大将军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伍被说:“我的好友黄义,曾跟随大将军讨伐匈奴,他说大将军礼遇士大夫,爱护士卒,人们都愿为他效力。他骑马上下山,驰骋如飞,有这样过人的才能,又多次带兵打仗,熟悉军事,不容易对付。另外,谒者曹梁出使长安回来,说大将军号令严明,作战勇敢,常常身先士卒;士兵都休息了,自己才休息;挖井得到水,才敢喝;罢兵回师,士兵都已过河,自己才过。皇太后赐给他的金钱,他都赏赐给部下。即使古代的名将也不会比他更强。”淮南王说:“蓼太子智谋过人不出世,非凡人可比,他认为汉朝廷的公卿列侯们都不过如同弥猴戴帽,徒有其表罢了。”伍被说:“只有先刺杀大将军,才能起事。”
宋晓英饰演的王娡 宋晓英饰演的王娡

王娡怜女金俗

王娡与前夫金王孙生的女儿金俗,一直在民间。武帝刚刚登基时,韩嫣告诉武帝这件事。武帝说:“怎么不早点说?”于是亲自去迎接姐姐。金俗的家在长陵边上的小市场,武帝的车到了她家门口,派左右进去请她。金俗家人看到皇帝的车驾惊恐万分,金俗要逃匿。左右将她扶出拜见皇帝,武帝下了车驾说道:“大姐,怎么藏的这么隐秘啊?”[50] 
到了长乐宫后,金俗与武帝一起拜谒太后。太后流下了眼泪,金氏也悲伤地哭了。武帝举起一杯酒,上前敬祝她们长寿。后来武帝赐给金俗钱千万,奴婢三百人,公田百顷。太后道谢说:“让皇帝破费了。”又赐给金俗公主才有的汤沐邑,封金俗为修成君。金俗有一儿一女,儿子号修成子仲,因为王太后的纵容,横行于京师。[51] 
太后怜爱金俗,金俗的女儿叫娥,王太后想让她嫁给诸侯。恰好宦官徐甲是齐国人,便请求出使齐国,说一定让齐王上书请求娶娥。太后大喜,就派徐甲到齐国。当时,主父偃知道了徐甲到齐国是让齐王娶王后一事,也乘机跟徐甲说:“如果事情成功,希望说一下我女儿愿意充实到齐王的宫中。”徐甲到了齐国,向齐王暗示这件事。齐王的母亲纪太后大怒,说:“齐王有王后(纪太后家女),后宫都已备齐。而且徐甲是齐国的穷人,无出路而为宦官到宫廷去做事,原没做什么有益于齐的事,却又想扰乱我王家!再说,主父偃想干什么?也想把女儿充实到我齐国后宫!”徐甲大为受窘,回来报告皇太后说:“齐王已愿意娶娥,然而事情恐怕有祸害,我担心会像燕王那样。”燕王刘定国和他女儿及姐妹通奸,获禽兽行罪而死。徐甲因而用燕王的事来动摇太后。王太后因此说:“不要再谈把女儿嫁给齐王的事了!”[52]  后来娥嫁给了诸侯[53] 
元朔三年(公元前126年)六月庚午日,(一说前125年元朔四年),王太后崩,与汉景帝合葬阳陵[54] 

王娡人物评价

编辑
王娡是个幸运的女人,她原先嫁给金家,只因为算命人说她可以当皇后,她的母亲便执意把她送入宫中,果然成了美人,生下了刘彻成了皇后。王娡是宫廷之争的得益者,[5]  通过政治联姻,提升了宫廷地位。[17] 
王娡培植的外戚,成为少年刘彻的政治后盾,她周旋于刘彻和太皇太后窦氏之间。她一路谨小慎微,不断为自己的儿子扫平前路的障碍。[55] 

王娡家族成员

编辑
父亲:王仲[56] 
母亲臧儿
兄弟王信田蚡田胜 [57] 
妹妹王皃姁 [3] 
丈夫汉景帝刘启 [58] 金王孙(前夫)[59] 
儿子:汉武帝刘彻 [60] 

王娡野史轶闻

编辑

王娡梦日入怀

《汉武故事》称:隐瞒婚史的王娡在太子宫被封美人,王美人怀孕的时候,梦见太阳滚动到自己的怀中。她悄悄地告诉了太子刘启。太子说:“这可是贵不可言的征兆啊。”[9]  刘启登基为帝后,也梦见汉高祖告诉自己:“王美人生的儿子,可取名为彘。”
等到王美人生下孩子,果真是个男孩,因此刘启将王美人之子取名刘彘,就是后来的汉武帝。[4] 

王娡劝诫儿子

在志怪小说《汉武故事》中记载了这样一则故事:太子刘彻年十四(此处有误,武帝时年十六)即位,改号建元。长主刘嫖觉得自己有功劳,索求没有节制,刘彻很讨厌她。陈皇后也宠衰。皇太后王娡把儿子唤到面前说:“你初登帝位经验尚浅,前阵子因为明堂的事情已惹怒了太皇太后。如今又违逆长主,必然会使太后、长主不快。女人是容易被取悦的,你要谨慎行事。”刘彻听了母亲的告诫,对姑妈刘嫖又恢复了恭敬的态度,对皇后宠幸如初。[62] 

王娡史书记载

编辑
  • 单独列传
《史记·外戚世家》
《汉书·外戚传》
  • 涉及史书
《汉书·景帝纪》
《汉书·武帝纪》

王娡影视形象

编辑
2001年《大汉天子》:徐琳饰演王娡;
2004年《汉武大帝》:宋晓英饰演王娡;
2005年《大汉天子3》:邬倩倩饰演王娡;
2006年《东方朔》:陶慧敏饰演王娡;
2010年《美人心计》:王丽坤饰演成年王娡,蒋依依饰演幼年王娡;
2014年《大汉贤后卫子夫》:俞小凡饰演王娡。
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
参考资料
  • 1.    司马迁《史记·外戚世家》:“臧儿者,故燕王臧荼孙也。臧儿嫁为槐里王仲妻,生男曰信,与两女。【索隐】:即后及儿姁也。”
  • 2.    司马贞《史记·外戚世家·索隐》:“按:皇甫谧云名娡。音志。”
  • 3.    司马迁《史记·外戚世家》:“先是臧儿又入其少女儿姁,【索隐】:况羽反。儿姁生四男。【索隐】:谓广川王越、胶东王寄、清河王乘、常山王舜也。”
  • 4.    汉武故事  .国学导航[引用日期2013-11-19]
  • 5.    邹莉工笔画《中国后妃百图》:王娡是个幸运的女人。她原先嫁给金家,只因为算命的说她可以当皇后,她的母亲便执意逼她离开金家,把她送入宫中,果然成了美人。生下了刘彻。 王娡成了皇后。王娡是宫廷之争的得益者。
  • 6.    2010年电视剧《美人心计》截图
  • 7.    鲁迅.《古小说钩沉》:人民文学出版社,1951:汉武故事
  • 8.    太平御览卷三百九十七  .国学导航[引用日期2013-11-19]
  • 9.    司马迁《史记·外戚世家》:太子幸爱之,生三女一男。男方在身时,王美人梦日入其怀。以告太子,太子曰:“此贵徵也。”未生而孝文帝崩,孝景帝即位,王夫人生男。
  • 10.    《汉书·外戚传》:妾皆称夫人,又美人、良人、八子、七子、长使、少使之号焉
  • 11.    班固 《汉书 贾邹枚路传》载:长君者,王美人兄也,后封为盖侯。邹阳留数日,乘间而请曰:“臣非为长君无使令于前,故来侍也;愚戆窃不自料,愿有谒也。”长君跪曰:“幸甚。”阳曰:“窃闻长君弟得幸后宫,天下无有,而长君行迹多不循道理者。今爰盎事即穷竟,梁王恐诛。如此,则太后怫郁泣血,无所发怒,切齿侧目于贵臣矣。臣恐长君危于累卵,窃为足下忧之。”长君惧然曰:“将为之奈何?”阳曰:“长君诚能精为上言之,得毋竟梁事,长君必固自结于太后。太后厚德长君,入于骨髓,而长君之弟幸于两宫,金城之固也。又有存亡继绝之功,德布天下,名施无穷,愿长君深自计之。昔者,舜之弟象日以杀舜为事,及舜立为天子,封之于有卑。夫仁人之于兄弟,无臧怒,无宿怨,厚亲爱而已,是以后世称之。鲁公子庆父使仆人杀子般,狱有所归,季友不探其情而诛焉;庆父亲杀闵公,季子缓追免贼,《春秋》以为亲亲之道也。鲁哀姜薨于夷,孔子曰‘齐桓公法而不谲’,以为过也。以是说天子,侥幸梁事不奏。”长君曰:“诺。”乘间入而言之。及韩安国亦见长公主,事果得不治。
  • 12.    班固《汉书 景帝纪》载:夏四月己巳,立皇子荣为皇太子,彻为胶东王。
  • 13.    司马迁《史记·五宗世家》  .国学网[引用日期2013-05-13]
  • 14.    《史记·外戚世家》:“长公主嫖有女,欲与太子为妃,栗姬妒,而景帝诸美人皆因长公主见得贵幸,栗姬日怨怒,谢长主,不许。长主欲与王夫人,王夫人许之。”
  • 15.    司马迁《史记 外戚世家》载:长公主怒,而日谗栗姬短於景帝曰:“栗姬与诸贵夫人幸姬会,常使侍者祝唾其背,挟邪媚道。”景帝以故望之。
  • 16.    司马迁《史记 外戚世家》载:景帝尝体不安,心不乐,属诸子为王者於栗姬,曰:“百岁後,善视之。”栗姬怒,不肯应,言不逊。景帝恚,心嗛之而未发也。
  • 17.    司马迁《史记·外戚世家》:“长公主日誉王夫人男之美,景帝亦贤之,又有曩者所梦日符,计未有所定。”
  • 18.    1996年电视剧《汉武帝》截图:李建群饰王美人(王娡)
  • 19.    班固《汉书 外戚传上》载:景帝立,立薄妃为皇后,无子无宠。立六年,薄太后崩,皇后废。
  • 20.    班固《汉书 景帝纪》载:春正月,废皇太子荣为临江王。
  • 21.    司马迁《史记 外戚世家》载:王夫人知帝望栗姬,因怒未解,阴使人趣大臣立栗姬为皇后。大行奏事毕,曰:“‘子以母贵,母以子贵’,今太子母无号,宜立为皇后。”景帝怒曰:“是而所宜言邪!”遂案诛大行,而废太子为临江王。栗姬愈恚恨,不得见,以忧死。
  • 22.    司马迁《史记·孝景本纪》:“(前元七年)四月乙巳,立胶东王太后为皇后。丁巳,立胶东王为太子。”
  • 23.    班固《汉书 外戚传上》载:卒立王夫人为皇后,男为太子。封皇后兄信为盖侯。
  • 24.    文献通考卷二百五十八帝系考九:景帝三女,平阳公主,王皇后长女,本阳信长公主也。为平阳侯曹寿所尚,故称平阳公主。寿有恶疾,上乃诏卫青尚平阳主。
  • 25.    唐朝司马贞《史记索隐》注释:“南宫公主,景帝女。初,南宫侯张坐尚之,有罪,后张侯耏申尚之也。”
  • 26.    班固《汉书 景帝纪》载:甲子,帝崩于未央宫。
  • 27.    班固《汉书 武帝纪》载:甲子,太子即皇帝位,尊皇太后窦氏曰太皇太后,皇后曰皇太后。
  • 28.    班固《汉书 外戚传上》载:皇后立九年,景帝崩。武帝即位,为皇太后,尊太后母臧儿为平原君,封田蚡为武安侯,胜为周阳侯。王氏、田氏侯者凡三人。
  • 29.    班固《汉书 窦田灌韩传》载:上议置丞相、太尉。藉福说蚡曰:“魏其侯贵久矣,素天下士归之。今将军初兴,未如,即上以将军为相,必让魏其。魏其为相,将军必为太尉。太尉、相尊等耳,有让贤名。”蚡乃微言太后风上,于是乃以婴为丞相,蚡为太尉。
  • 30.    司马迁《史记 淮南衡山列传》载:及建元二年,淮南王入朝。素善武安侯,武安侯时为太尉,乃逆王霸上,与王语曰:“方今上无太子,大王亲高皇帝孙,行仁义,天下莫不闻。即宫车一日宴驾,非大王当谁立者!”淮南王大喜,厚遗武安侯金财物。阴结宾客,拊循百姓,为畔逆事。
  • 31.    班固《汉书 窦田灌韩传》载:婴、蚡俱好儒术,推毂赵绾为御史大夫,王臧为郎中令。迎鲁申公,欲设明堂,令列侯就国,除关,以礼为服制,以兴太平。举谪诸窦宗室无行者,除其属籍。诸外家为列侯,列侯多尚公主,皆不欲就国,以故毁日至窦太后。太后好黄、老言,而婴、蚡、赵绾等务隆推儒术,贬道家言,是以窦太后滋不说。   二年,御史大夫赵绾请毋奏事东宫。窦太后大怒,曰:“此欲复为新垣平邪!”乃罢逐赵绾、王臧,而免丞相婴、太尉蚡,以柏至侯许昌为丞相,武强侯庄青翟为御史大夫。婴、蚡以侯家居。
  • 32.    班固《汉书 窦田灌韩传》载:蚡虽不任职,以王太后故亲幸,数言事,多效,士吏趋势利者皆去婴而归蚡。蚡日益横。
  • 33.    班固《汉书 窦田灌韩传》载:六年,窦太后崩,丞相昌、御史大夫青翟坐丧事不办,免。上以蚡为丞相,大司农韩安国为御史大夫。天下士郡诸侯愈益附蚡。
  • 34.    班固《汉书 窦田灌韩传》载:蚡为人貌侵,生贵甚。又以为诸侯王多长,上初即位,富于春秋,蚡以肺附为相,非痛折节以礼屈之,天下不肃。当是时,丞相入奏事,语移日,所言皆听。荐人或起家至二千石,权移主上。上乃曰:“君除吏尽未?吾亦欲除吏。”尝请考工地益宅,上怒曰:“遂取武库!”是后乃退。
  • 35.    班固《汉书 窦田灌韩传》载:夏,蚡取燕王女为夫人,太后诏召列侯宗室皆往贺。
  • 36.    班固《汉书 窦田灌韩传》载:蚡乃戏骑缚夫置传舍,召长史曰:“今日召宗室,有诏。”劾灌夫骂坐不敬,系居室。遂其前事,遣吏分曹逐捕诸灌氏支属,皆得弃市罪。婴愧,为资使宾客请,莫能解。蚡吏皆为耳目,诸灌氏皆仁匿,夫系,遂不得告言蚡阴事。   婴锐为救夫,婴夫人谏曰:“灌将军得罪丞相,与太后家迕,宁可救邪?”婴曰:“侯自我得之,自我捐之,无所恨。且终不令灌仲孺独死,婴独生。”乃匿其家,窃出上书。立召人,具告言灌夫醉饱事,不足诛。上然之,赐婴食,曰:“东朝廷辩之。”
  • 37.    班固《汉书 窦田灌韩传》载:婴东朝,盛推夫善,言其醉饱得过,乃丞相以它事诬罪之。蚡盛毁夫所为横恣,罪逆不道。婴度无可奈何,因言蚡短。蚡曰:“天下幸而安乐无事,蚡得为肺附,所好音乐、狗马、田宅,所爱倡优、巧匠之属,不如魏其、灌夫日夜招聚天下豪杰壮士与论议,腹诽而心谤,卬视天,俯画地,辟睨两官间,幸天下有变,而欲有大功。臣乃不如魏其等所为。”上问朝臣:“两人孰是?”御史大夫韩安国曰:“魏其言灌夫父死事,身荷戟驰不测之吴军,身被数十创,名冠三军,此天下壮士,非有大恶,争杯酒,不足引它过以诛也。魏其言是。丞相亦言灌夫通奸猾,侵细民,家累巨万,横恣颍川,輘轹宗室,侵犯骨肉,此所谓‘支大于干,胫大于股,不折必披’。丞相信亦是。唯明主裁之。”主爵都尉汲黯是魏其。内史郑当时是魏其,后不坚。余皆莫敢对。上怒内史曰:“公平生数言魏其、武安长短,今日廷论,局趣效辕下驹,吾并斩若属矣!”即罢起入,上食太后。
  • 38.    班固《汉书 窦田灌韩传》载:太后亦已使人候司,具以语太后。太后怒,不食,曰:“我在也,而人皆藉吾弟,令我百岁后,皆鱼肉之乎!且帝宁能为石人邪!此特帝在,即录录,设百岁后,是属宁有可信者乎?”上谢曰:“俱外家,故廷辨之。不然,此一狱吏所决耳。”
  • 39.    班固《汉书 窦田灌韩传》载:于是上使御史簿责婴所言灌夫颇不雠,劾系都司空。孝景时,婴尝受遗诏,曰“事有不便,以便宜论上”。及系,灌夫罪至族,事日急,诸公莫敢复明言于上。婴乃使昆弟子上书言之,幸得召见。书奏,案尚书,大行无遗诏。诏书独臧婴家,婴家丞封。乃劾婴矫先帝诏害,罪当弃市。五年十月,悉论灌夫支属。婴良久乃闻有劾,即阳病痱,不食欲死。或闻上无意杀婴,复食,治病,议定不死矣。乃有飞语为恶言闻上,故以十二月晦论弃市渭城。   春,蚡疾,一身尽痛,若有击者,呼服谢罪。上使视鬼者瞻之,曰:“魏其侯与灌夫共守,笞欲杀之。”竟死。
  • 40.    后淮南王安谋反,觉。始安入朝时,蚡为太尉,迎安霸上,谓安曰:“上未有太子,大王最贤,高祖孙,即宫车晏驾,非大王立,尚谁立哉?”淮南王大喜,厚遗金钱财物。上自婴、夫事时不直蚡,特为太后故。及闻淮南事,上曰:“使武安侯在者,族矣。”
  • 41.    班固《汉书 佞幸传》载:韩嫣字王孙,弓高侯穨当之孙也。武帝为胶东王时,嫣与上学书相爱。及上为太子,愈益亲嫣。嫣善骑射,聪慧。上即位,欲事伐胡,而嫣先习兵,以故益尊贵,官至上大夫,赏赐拟邓通。
  • 42.    班固《汉书 佞幸传》载:始时,嫣常与上共卧起。江都王入朝,从上猎上林中。天子车驾跸道未行,先使嫣乘副车,从数十百骑驰视兽。江都王望见,以为天子,辟从者,伏谒道旁。嫣驱不见。既过,江都王怒,为皇太后泣,请得归国入宿卫,比韩嫣。太后由此衔嫣。
  • 43.    班固《汉书 佞幸传》载:嫣侍,出入永巷不禁,以奸闻皇太后。太后怒,使使赐嫣死。上为谢,终不能得,嫣遂死。
  • 44.    班固《汉书 东方朔传》载:初,建元三年,微行始出,北至池阳,西至黄山,南猎长杨,东游宜春。微行常用饮酎已。八九月中,与侍中常侍武骑及待诏陇西北地良家子能骑射者期诸殿门,故有“期门”之号自此始。微行以夜漏下十刻乃出,常称平阳侯。
  • 45.    班固《汉书 东方朔传》载:时夜出夕还,后赍五日粮,会朝长信官,上大欢乐之。是后,南山下乃知微行数出也,然尚迫于太后,未敢远出。
  • 46.    班固《汉书 东方朔传》载:于是上以为道远劳苦,又为百姓所患,乃使太中大夫吾丘寿王与待诏能用算者二人,举籍阿城以南,盩厔以东,宜春以西,提封顷亩,乃其贾直,欲除以为上林苑,属之南山。
  • 47.    班固《汉书 东方朔传》载:然遂起上林苑,如寿王所奏云。
  • 48.    班固《汉书 外戚传下》载:卫将军之日盛于盖侯,近世之事,语尚在于长老之耳
  • 49.    2004年电视剧《汉武大帝》截图:宋晓英饰王娡(王太后)
  • 50.    班固《汉书 外戚传上》载:初,皇太后微时所为金王孙生女俗,在民间,盖讳之也。武这始立,韩嫣白之。帝曰:“何为不蚤言?”乃车驾自往迎之。其家在长陵小市,直至其门,使左右入求之。家人惊恐,女逃匿。扶将出拜,帝下车立曰:“大姊,何藏之深也?”
  • 51.    班固《汉书 外戚传上》载:载至长乐宫,与俱谒太后,太后垂涕,女亦悲泣。帝奉酒,前为寿。钱千万,奴婢三百人,公田百顷,甲第,以赐姊。太后谢曰:“为帝费。”因赐汤沐邑,号修成君。男女各一人,女嫁诸侯,男号修成子仲,以太后故,横于京师。
  • 52.    班固《汉书 高五王传》载:齐有宦者徐甲,入事汉皇太后。皇太后有爱女曰修成君,修成君非刘氏子,太后怜之。修成君有女娥,太后欲嫁之于诸侯。宦者甲乃请使齐,必令王上书请娥。皇太后大喜,使甲之齐。时主父偃知甲之使齐以取后事,亦因谓甲:“即事成,幸言偃女愿得充王后宫。”甲至齐,风以此事。纪太后怒曰:“王有后,后宫备具。且甲,齐贫人,及为宦者入事汉,初无补益,乃欲乱吾王家!且主父偃何为者?乃欲以女充后宫!”甲大穷,还报皇太后曰:“王已愿尚娥,然事有所害,恐如燕王。”燕王者,与其子昆弟奸,坐死。故以燕感太后。太后曰:“毋复言嫁女齐事!”
  • 53.    班固《汉书 外戚传上》载:因赐汤沐邑,号修成君。男女各一人,女嫁诸侯
  • 54.    班固《汉书 外戚传上》载:太后凡立二十五年,后景帝十五岁,元朔三年崩,合葬阳陵。
  • 55.    熊肖春.凋落的红颜:农村读物出版社,2006-10-1:汉景帝妻——王娡和栗姬
  • 56.    班固《汉书·外戚传》:“孝景王皇后,武帝母也。父王仲,槐里人也。”
  • 57.    司马迁《史记·外戚世家》:“盖侯信好酒。田蚡、胜贪,巧於文辞。”
  • 58.    班固《汉书·景帝纪》  .国学网[引用日期2013-05-13]
  • 59.    班固《汉书·外戚传》:“初,皇太后微时所为金王孙生女俗,在民间,盖讳之也。”
  • 60.    班固《汉书·武帝纪》  .国学网[引用日期2013-05-13]
  • 61.    司马迁《史记·外戚世家》:“王太后长女号曰平阳公主,【正义】:括地志云:“平阳故城即晋州城西面,今平阳故城东面也。城记云尧筑也。”次为南宫公主,【正义】:南宫,冀州县也。次为林虑公主。【索隐】:县名,属河内。本名隆虑,避殇帝讳,改名林虑。虑音庐。【正义】:林虑,相州县也。”
  • 62.    《汉武故事》说篡一逸事一:太子年十四即位,改号建元。长主伐其功,求欲无厌,上患之。皇后宠亦衰。皇太后谓上曰:“汝新即位,先为明堂。太皇太后已怒,今又忤长主,必重得罪。妇人性易悦,深慎之。”上纳皇太后戒,复与长主和,皇后宠幸如初。
词条标签:
皇后 汉武帝 汉景帝 刘彻